至源资本张人蟠:能源革命、AI和疫苗研发是未来二十年100%确定的

本文是至源资本合伙人、最早一批公募基金海外业务负责人之一张人蟠,日前在直播间分享的精彩观点。

他分享了很多自己经历的和海外投资人打交道的故事,从对中美科技竞争的看法,到新成立的评估投资项目的ESG标准,再到他作为投资人关注的海外硬科技项目,他发表了很多有趣的观点。查看视频

以下是他的观点汇总。

问:讲讲现在海外对国内的看法大概是怎么样?

我们海外团队会帮助很多海外机构和家族办公室配置我们的一级二级市场,和他们沟通下来发现,他们在短中长期上都比较看好中国。

现在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感觉到中美双方都是有底线的,虽然表面上可能有很多争议,但你看拜登上来以后,强调了很多底线思维,不寻求冲突,只寻求竞争。像金融脱钩、地域冲突,这些都太容易擦枪走火,一擦枪走火就会失控,失控的风险是谁都不愿意去面对,所以导致大家都看好中美在科技上面的竞争和发展。

老实话,中国过去的科技发展是借用了美国或者西方在基础科学上从0~1的成果。我们不用花钱去搞0~1了,直接在基础上搞1~n,发展非常快。未来我觉得0~1这个阶段中美之间是很难脱钩的,因为基础研究是开放式的,不能封闭的,它需要很多的思维,搞基础研究的人也是反对搞封闭式研究的。这就给了中国很大的优势。

而且当基础研究搞好,美国的市场要做应用,会没有中国市场那么便捷。

所以对应到投资上,一定要分层配置。两国在做科技竞争的时候,不能够光读中国,也不能光读美国,各方都有优势,两边都要读。

另外在一些二级市场头部领域,几个方面都是中国比较强,比如说在能源革命方方面,中国的光伏强,锂电池也强,这个未来会配的越来越多,美国人也是特别看好这一块。

而且这不单是美国,更是全球基金的看法,包括欧洲的、中东的资本。说老实话,虽然美国一直在讲要限制美国人投资,他会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进来,这是挡不住的。

我个人在跟他们接触沟通中,觉得宏观的风险被夸大了。之后当风险再次被评估,一旦风险降低,整个中国科技方面的配置优势会很厉害。

问:现在海外机构的ESG标准是什么情况?

再讲一个故事,海外有个非常大的机构投资人,他是全世界一个很有名的机构投资人,他上个礼拜找我们开会,叫我们从现在开始,所有的项目投资都要吻合ESG标准。而且每个季度都要写报告,每个项目都按照他们的ESG标准流程来评估。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个别现象,现在看得非常重。那时候如果我们的企业在这方面做的不够透明,不够到位,会影响到外资在它公司的配置。

什么是ESG标准?它会在环境、社会责任、公司治理三方面考察一个公司,进行评分。

这里面比较容易衡量的是E也就是环保。

每个国家每个区域每个体制的情况不同,你不可能一刀切,但对于环保的碳排放这方面,是有比较清晰的衡量标准的。

而且这也确实是目前我们必须控制的。碳排放确实导致全球气候的混乱,像现在4月份的上海。天气还挺冷的。放在过去可能都25度30度了,现在还只有十几度,这是很反常的。

所以我们总书记会提出碳排放的承诺。一般其他国家社会已经发达了,就过了碳达峰阶段,但我们人均消费还在上去,人均能耗也在朝上走,这个时候我们要做到碳达峰难度还是很大的。

再比如社会责任方面,我们上礼拜跟大机构的人讨论,他们提出的标准是比如说一天工作8个小时,一周40个小时。

但这个标准放在亚洲就不行,很多地方工作时间是996,没办法,所以他们在这方面就会宽松一点。

另外这个标准评估过程是渐进式的,需要不断调整的。

像对白酒,社会影响力这方面的打分就应该有一些灵活度。因为每个国家的文化不一样,像伊斯兰国家对白酒股接受起来肯定有些难度。

所以这个打分过程应该会交给独立的第三方打分机构。国际投资人用的比较多的四大。上个礼拜天我们开会时候,他们讲到在国内光打分业务就有120个人。

这个评估过程在慢慢系统化,会建一个评级系统,给全世界每个国家的每只股票评分,然后海外机构再根据评分决定能不能投。

另外和以前用的标普标准、MSCI标准不同,现在在ESG标准上国内和国外的评级机构差不多在一个起跑线上。因为这还是个比较新的现象。

问:国内的科技领域您关注哪些方向?

我比较坚持长期投资,现在疫情后有三个方向。一个是能源革命,一个是AI,一个是疫苗的研发。这都是100%确定的方向,未来20年30年这方面肯定会投入很多。

能源革命没什么问题,一定是大方向。AI其实都不是一个功能,是基础设施,未来肯定要大规模提升。生物革命方面政府会投入很多,你想这次全球经济都损失了七八万亿美金。

所以这三个领域是我们在一级市场上比较专注的。对于二级市场,就挑这些行业的龙头长期持有,不要在乎波动。用亚马逊举例子,它历史上有过无数次回撤,但方向很明确,只要你看电商是对的,那里面有点波动就没什么问题,

问:你在国内有看过哪些比较有意思的项目吗?

讲点实在的,我们过去做的模式创新太多了,成功的也都是模式创新,模式创新的门槛越来越低,你搞了社区团购我也搞,成千上万家都在搞。最后这种模式创新又全部死掉了。

我们现在会更关注那些能把海外硬科技运用到中国应用市场的公司。

说老实话,我跟欧洲的合作伙伴说,如果你们欧洲的AI公司再不进入中国,就根本没有发展空间。

为什么?我作为一个投资人,发现你的产品只在欧洲做,不到中国来做,你放弃了这么大的市场,那我不会投你的。

我不投,你不扩展业务,那就导致一个恶性循环。欧洲人原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错失了互联网的大发展。因为互联网本身是个数量游戏,靠的就是以量取胜。

所以他们认识到了。

比如一个挺有名的科技公司,在成功以后自己创新是很不容易的,内部有很多固化利益。但他需要新鲜血液,他就靠外部的人帮他找,什么东西比较好,就找个plan塞进业务里去。

我们现在国内有一批大的科技龙头企业,它有生态,我们对他们的用户也比较熟。那么我们在海外就在看,有什么样的科技公司比较容易在中国的土壤上快速成长起来,投的就是这些。

问:您对半导体怎么看?

在和海外投资人聊的过程,我说现在半导体芯片这么缺货,中国主要的代工厂涨得这么厉害,对于长期投资其实不是好事,因为过五年肯定产能过剩。

但拉长维度看,比如十年以后,可能中国会占有全世界芯片50%的产能。为什么?因为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投入这么多钱进去了。

但是现在半导体在工艺制造上还是有难度。第三代半导体,也就是碳化硅,在能耗上面有很大优势,但是制造工艺特别不容易,因为它要在1500度下操作,成本太高。未来只要工艺上优化了,把成本降下来,我觉得开发的芯片前景很大。

问:您比较看好哪一块细分领域?

我看好铜矿企业。铜矿企业在未来两三年甚至十年二十年,有两大利好。

一个是未来三年是美国经济最好的时候,今年美国经济会增长六点几,那么会带来通胀压力,大宗商品作为抗通畅的一种对冲,是配置的首选。

第二是全球经济的电气化。电气化需要大量的铜,电动车里需要的铜量是燃油车的好几倍,这能带来一个铜的超级周期。虽然现在铜已经涨了挺多,但我觉得铜会接着涨。

我们接触的机构投资人会比较看好相关的挖矿企业,比如说紫金矿业,还有海外铜行业的巨头,这是个可长期持有的板块。

而且我认为投资挖矿企业比购买大宗商品有优势,因为企业是带杠杆的,单纯买铜如果自己不加杠杆,就是铜涨多少自己赚多少,但企业是带杠杆运作的,我更愿意买。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